圖為翁某在開庭前整理資料。
圖為案發現場。
  溫州網訊 鄭某在河岸邊拋起的3枚硬幣,最終決定了其11歲親生兒子的生死。下河撿硬幣的男孩小立(化名)不幸溺死在自己的父親眼前。甌海男子鄭某因涉嫌故意殺人罪,被甌海區檢察院起訴。昨天下午,甌海區法院開庭審理該案。
  隨著庭審的深入,這起殺子悲劇的事發過程和這個家庭背後的不幸被逐漸揭開。
  “這是天意!”拋硬幣決定親生兒子生死
  昨天下午3時該案開庭,下巴蓄著鬍鬚的鄭某被法警帶到法庭上。
  小立的生母、鄭某的前妻翁某作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原告,坐在公訴人的旁邊。案發後,正是翁某起了疑心,報警揭露了鄭某的罪行。庭審期間,兩人眼神一直沒有交流過。
  根據起訴書指控,小立患有癲癇病,鄭某下定決心要殺害小立。去年9月15日,鄭某駕車帶著小立前往甌海區麗嶴街道薑宅村一河邊。鄭某明知小立聽到硬幣掉落聲音容易興奮,誘發癲癇病,仍故意將3枚硬幣掉落河邊,小立聽到聲音後跑去撿硬幣,最終失足落入水中。看到小立在河中溺水不會動彈後,鄭某下水將小立撈上岸,發現小立已經死亡。
  對於公訴人的上述指控,鄭某當庭認罪。
  鄭某稱:“這是天意!拋硬幣(小立)不去撿,就有命去看病。(小立)要是去撿,就沒命掉到水裡。”鄭某說,當時父母催他帶小立去江蘇治療癲癇病。可他卻準備了兩套方案,最終決定小立生死的方式是拋硬幣。他知道,兒子看到硬幣,會手舞足蹈跑過去撿。他就用硬幣來引誘小立落水,結果不出他所料。
  鄭某說,當時口袋里有超過3枚硬幣,只記得引誘小立的有一枚1元面值的硬幣,具體是哪三枚硬幣,鄭某稱自己當時腦子發熱、很緊張,搞不太清楚。
  “家裡的雞掉入水裡撲騰,也會去營救”
  誘殺小立的全過程,當時只有鄭某在場。鄭某供述,他駕車帶著小立來到河邊,小立先是在石階上洗腳,然後摸螺螄。在玩了半個小時後,鄭某開始誘殺小立。
  小立落水後,“聽到(小立)喊叫爸爸,說他(小立)掉水裡去了。”鄭某答道:“我救你一下,救你一下。”
  而就在落水營救前,經歷著內心複雜鬥爭的鄭某遲疑了。鄭某在法庭上打了一個不恰當的比方,稱家裡的雞掉入水裡撲騰,(他)也會去營救。所以後來還是決定去營救兒子。
  小立落水位置距離鄭某有多遠?鄭某在法庭上展開雙臂比劃,意思是不到1米的距離。這樣的話,小立應該是鄭某伸手能夠到的地方,而鄭某解釋小立當時在水裡掙扎游遠了。鄭某稱,他下河靠近小立身邊時,小立抱住了他。鄭某擔心自己也會淹死,就推了一下小立,自己往回游。
  鄭某看到小立在水裡掙扎沒動靜了,他才又過去將小立拉回岸邊。鄭某按了一下小立胸部,做心肺複蘇,還打電話報警。而在報警時,鄭某稱小立只是意外落水,隱瞞了自己誘殺的經過。
  後經法醫鑒定,死者小立為生前溺死。
  殘缺的家庭,祖孫三代均患病
  在庭審接近尾聲時,翁某的辯護律師說,鄭某殺害了兒子,還沒有絲毫的悔過,只是一味地找藉口為自己辯護。
  對於律師的指責,鄭某稱自己也非常後悔,要是有機會,他願意變賣房產來輓回兒子的性命。事情過去半年了,他悔恨的淚水也哭幹了。鄭某道出了自己殺子的動機。悲劇的背後是一個不幸的家庭。
  在小立4歲那年,鄭某與翁某離婚,雙方各自組建了新的家庭。鄭某和現任妻子育有一個4歲的女兒。在鄭某眼裡,小立是家庭沉重的包袱。小立出生時做了肛門手術(先天性沒有肛門),小時候智力發育不良被人喊傻子,從幼兒園開始大小便失禁,因為癲癇病休學一年多,平日還有暴力傾向。現任的妻子不願意照看小立,還說小立會欺負妹妹。在鄭某看來,小立給他帶來了很大的經濟與生活壓力。
  鄭某與他的辯護律師還表示,鄭某的父親是一名重度精神病患者。而小立曾到精神病醫療機構做過測試,智力低於正常人,屬於邊緣智力。
  公訴人表示,案發後,警方曾帶鄭某進行司法鑒定,鑒定結果是鄭某同樣屬於邊緣智力,但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。
  老人悲痛:殺害孫子的凶手是兒子
  在旁聽席上,鄭某的母親一直忍痛沒看一眼被告席上的兒子,而是埋著頭,面朝著一側的牆壁。“殺害心愛孫子的凶手是兒子!”這樣殘酷的事實,令老人難以接受。據悉,鄭某離婚後,小立一直由祖父母撫養。
  而小立的生母翁某也不時掩面哭泣。昨天開庭時,翁某提起了刑事附帶民事訴訟,就死亡賠償金、喪葬費、交通費、誤工費等提出70萬多元的賠償。
  “我與你離婚時,孩子還是好好的!小立為何會患上癲癇病?”翁某抹著眼淚,手裡拿著一張小立的照片,質問鄭某。
  “我也不清楚。”鄭某表示,自己帶小立看過病,就診1年多的時間,花掉了兩三萬元醫葯費。
  “你為何要殺害兒子(小立)?”翁某再三質問前夫說,要是鄭某不要的話,小立可以送到她身邊撫養。
  “我寧可一分錢不要,也要判決他(鄭某)死刑。”翁某聽說經過調解後,會減輕對鄭某的處罰,執意不接受調解。
  而鄭某以及他的辯護律師在法庭上均提到,鄭某累計獻血7000餘毫升。考慮到鄭某積極獻血為社會做貢獻,可以對鄭某減輕處罰。
  公訴人表示,鄭某針對兒子小立所實施的殺人,具有較大的社會危害性。作案情節惡劣,又無其他法定或酌定從輕情節,應當依法從重判處。但在歸案後,鄭某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。建議法院判處鄭某有期徒刑13年至15年。
  昨天,庭審持續到晚上近7時。法院未當庭做出判決。
  新聞鏈接:邊緣智力
  據瞭解,邊緣智力是指智商介於“正常智力”與“智力低下”之間,是大腦發育障礙影響了高級精神活動所致。奧斯卡獲獎影片《阿甘正傳》中的男主角阿甘就是典型的邊緣智力患者。
(編輯:SN010)
創作者介紹

房間裝潢

kb40kbutv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